var _bdhmProtocol = (("https:"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) ? " https://" : " http://"); document.write(("%3Cscript src='" + _bdhmProtocol + "hm.baidu.com/h.js%3F54432460aab6f12b67f08ce9639dd7e9' type='text/javascript'%3E%3C/script%3E"));
  • MOON issue11

    Date: Feb 9, 2010 Label: Moonmagazine



    下载地址:
    http://www.rayfile.com/zh-cn/files/88cab102-1143-11df-85f4-0015c55db73d

  • 转自小小鱼在线:http://blog.ifeng.com/article/3266425.html

    小小鱼:今天在干吗?

    马良:很早起床,4点半。开始做新作品。反复修改后期效果,很累。

    工作到下午一点多。在窗口的阳光里睡了一觉,很舒服。

    下午三点多继续工作,直到现在。

     

    小小鱼:喜欢今天吗?

    马良:还不错,今天工作上有成就。其他则没什么。

     

    小小鱼:你的工作室看上去很美。

    马良:嗯,是很美。230平。对我来说,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。

    我生活在这里,在这里工作。不是旅行的话,我几乎不出门,虽然我生活在上海。其实这个城市只是在我的窗外。我喜欢营造自己的世界。

    我的工作室也是我的作品,生活在自己的作品,我就这样。

     

    小小鱼:怎么找到它的。

    马良:朋友告诉我的,一个废弃的厂房。在市中心,一开始很便宜。现在贵了,但在上海相对来说也是便宜的。

     

    小小鱼:有一天它被拆了怎么办。

    马良:我想过这个,因为这是每天要面对的现实。随时会被拆迁。

    拆就拆吧,我就把所有的东西锁起来,到远郊租个小房子。然后背个包去旅行,到处走一下。也许就这样过个2年。如果有些钱了,或者必须安定下来了,那么再租个房子摊开了工作。

     

    我的生活经历过好几次彻底失去,所以我不怕。什么都扔掉也可以。

     

    我有时候想,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扔掉的,记忆里的东西扔不掉,反正永远在。

   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,什么都在变,什么都在消逝,退后。习惯就好了。

    我们自己的生命,也是这样的过程。放松,抓住最重要的,其他都可以放开,随波逐流。

     

    今天我和5年没见的朋友见面。他说很羡慕我的生活,因为他艺术壮志难酬。

    我说我很穷,很少出门,生活很单调。

     

    小小鱼:你爱你的单调。

    马良:很多人也是觉得我的生活很好玩,靠近了就觉得无聊了,然后就消失了。

    艺术是幻觉。“艺术家”这个词很自负,我描述我的工作又没有其他词。我觉得好的艺术创作者是天生的,也是一种宿命。

     

    唯一幸运的是,有的人有这样的倒霉的敏感,和自闭的精神世界,却不是创作者,却无法排解。而我们可以将这些搜集起来,拼贴到作品里。这样生命里的寂寞就有了意义,哪怕很微小。对于我们自己,则有所补偿,是吧?

     

    我有时看很多书,也会想要做一些伟大的作品,那些真正所谓有意义的,经得起推敲的作品。人类的艺术文化史里,英雄主义是推动力之一。很多人都想成为英雄,所以要做经天纬地的作品。我承认有时我也这样想,所以我也做过一些严肃的作品,试图要说明一些什么。

     

    可后来,生活里我学到的东西更多。比看别人写的那些书更让我觉得有意思。一个人不可能趟过一条河流,我更不可能和他们有完全一样的经验和感受。渐渐的,我在生活里将所有的力气都聚焦于“情感”。因为,渐渐觉得“情感”,那些爱和忧愁,才是我应该去整理表现的东西。

     

    我的能力有限,我承认。

     

    小小鱼:。你不单调,不是么。

    马良:生活单调,丰富在心。

    说回作品,很多人评价我的作品。追求形式,华丽。其实我一直被误解。我和很多创作者不同的地方,是在于我活在现实里,我的作品其实很现实和古典。从来不考虑艺术史。不考虑那些显得伟岸庄重的技巧。我可以很伟岸,我已经用作品证实过,那些描述中国文化的作品。

     

    但我更喜欢那些微小的情感,和现实一样的荒诞的,那些混乱的,不可名状的,华丽但绝望更多现实。

     

    我比很多创作者只多一点东西,就是深情。我讨厌伟大的姿态。居高临下的创作,本身就是可恶的。

     

    努力的活着,并体验其中所有悲欢、微小的颤抖。目不转睛的,屏住静气的看着。

    我的生命,像一朵卑微的花朵。呼应整个春天所有的感动。

     

    小小鱼:父母呢,他们怎么看你的作品?

    马良:他们爱我,所以也爱我的作品。只有他们知道,我是真诚的。

     

    他们不评价我的作品,只关心我的身体和内心。我父亲很明白我走的道路是怎样的,我知道,但他没有说什么。我不需要评价的,善意的评价,让我恐慌。因为他们不准确。很少有人看到我作品里最重要的东西。

     

    被误解,不如被漠视。

     

    艺术创作是很残酷的,因为你必须要将自己所有情感,交付信仰。这决定一开始会折磨你,让你怀疑。之后则是漠视、误解,充满幻灭。当然有积极的一面。我性格是这样,总沉溺于一种悲剧性里。但也没什么,悲剧命题总是更隐藏,可以看见悲剧,就会比只看到喜剧的眼睛,要更明晰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小小鱼:很多人会来工作室是么?

    马良:会,每天都有很多来来往往的人。我有2个助手,他们按时上班。所以很多时候就我自己一个人在鼓捣。想做我助手的人很多,但实际上新鲜过去之后,这也是只是一份工作。

     

    我很难让助手和我一样热爱创作,沉迷与此。他们工作很努力,但和正常人一样的上下班,按时休息。

     

    其实艺术创作,是没有办法休息的。大部分时间,是我一个人在挖山洞。

     

    上海特别现实。我付不出很高的工资。每次要求他们加班,我都很为难。实际上完美的助手很难找。

     

    小小鱼:晚餐吃的什么?

    马良:素食麻辣烫。

     

    小小鱼:失乐园是什么?

    马良:圣经上的失乐园指的是失去了单纯和永生,但从此进入现实,残酷的生命轮回。怎么会有快乐?怎么会有快乐!

     

    小小鱼:你是个让人担心的孩子。

    马良:其实没什么,一直这样,也就没什么了。

     

    小小鱼:需要拥抱吗现在?

    马良:嗯。

    你知道这些,然后绕开弯子去描述比较好。因为我想说的话,图片是最好的方式。

    马良blog:http://maleonn.spaces.live.com

  • “宠物同谋”乐队的视频Video

    Date: Dec 27, 2009 Label: Brand News



    预告:
    2010年1月15日 愚公移山 宠物同谋专场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视频下载地址:

    http://www.rayfile.com/zh-cn/files/5bc2d71e-f06b-11de-bf8c-0014221b798a/